香港现场报码

供欣赏参考:最新一波明清瓷行情

发布时间: 2019-08-11

  2019年华辰春季拍卖会《瓷器玉器工艺品》专场拍卖已落锤。下面我们一起来看看这场拍卖的明清瓷器的成交价。

  说明:清乾隆青花折枝瑞果纹天圆地方葫芦瓶. 葫芦瓶,造型独特,胎体密实,揉和“天圆地方”的理念,瓶口至腰部为椭圆状,下腹则为方形,胎质坚密,全器以青花绘以折枝瑞果纹饰,包含折枝石榴、荔枝、莲花、牡丹等花果纹,果实饱满,花盛叶蔓,生机勃勃,有多子多福之吉祥寓意,极为精细难得,此种葫芦瓶原为宫廷中名贵的陈设用器,清宫廷画家绘《美人图·鉴古》,画中美人坐于多宝阁前,美人座前案上即有一件上圆下方葫芦瓶。由此可见天圆地方葫芦瓶是清代皇室闲暇观赏及营造悟道参禅的静谧氛围的绝佳装饰器.葫芦瓶是一种典型的琢器。明代宋应星的《天工开物·陶埏》上有记载:“圆器……造者居九十,而印器则十一。”圆器特指盘碗类,印器特指瓶尊类,即琢器。琢器产品成型难度大,产量小,保存条件要求较高,传世数量就相对稀少,故价值较高。而葫芦瓶又是琢器中成型难度较大的一种。我们知道,一般的琢器只需要将器物坯体的两端拉好后,一次接合后,即可入窑烧成。而葫芦瓶则需要三次。第一步,将葫芦瓶上下两部分分别接合成型,这一步骤就需要接合两次。第二步,就是将接合好的上下两部分用釉水进行第三次接合。第三步,等坯体牢固后才能入窑烧成。如此,还不能保证产品的成品率。因为窑炉内的烧成环境是难以控制的,如果稍有不慎,就可能会有次品产生。葫芦有着吉祥如意、福禄双全的美好寓意。早于《诗经》里就有大量对葫芦的记载,《邶风》云:「匏有苦叶,济有涉深」;《幽风》云:「七月食瓜,八月断壶」;《小雅》云:「南有木,甘瓠累之」。其中的「匏」、「壶」、「甘瓠」均指葫芦,可见中国人对葫芦的认知至少已有两千多年的积淀。除实用功效外,葫芦因其独有的外形与特性,又被先人赋予了许多美好寓意:葫芦之形状似「吉」字,故而常被寓以「吉祥」之意;葫芦读音似「福禄」,所以亦常用于祈福;其腹内结子繁盛,象征多子;此外,葫芦藤蔓绵延,「蔓」与「万」押韵,「蔓带」即与「万代」谐音,故葫芦一身承载了古人期望福禄双全,子孙万代,大吉大利,世世荣昌的美好愿景。

  说明:此盘敞口,弧壁,圈足。器内外壁皆施祭红釉,口沿留有一线“灯草口”,釉色深沉匀净,红釉泛黑红,釉质光亮,釉面莹润。器底施白釉,书“大清康熙年制”六字两行青花楷书双圈款。造型规整,盘形周正,胎体坚硬细密,形制优美。

  祭红釉瓷器始创於明永乐、宣德年间,为景德镇所创制,因皇室多以其为祭祀郊坛之祭器而得名。古人配制祭红釉料时往往将黄金、珊瑚、玛瑙、玉石等珍贵材料碾粉掺入其中,不惜工本。因其生产条件不易控制,成品率也相对很低,因此更为名贵,当时即有“千窑一器,万里挑一”之美誉,声誉远在元明诸多红釉之上。明中晚期祭红釉器曾一度失传,至清代才恢复烧造。

  说明:此盘敞口,弧壁,圈足。器内外壁皆施祭红釉,口沿留有一线“灯草口”,釉色深沉匀净,红釉泛黑红,釉质光亮,釉面莹润。器底施白釉,书“大清康熙年制”六字两行青花楷书双圈款。造型规整,盘形周正,胎体坚硬细密,形制优美。

  祭红釉瓷器始创於明永乐、宣德年间,为景德镇所创制,因皇室多以其为祭祀郊坛之祭器而得名。古人配制祭红釉料时往往将黄金、珊瑚、玛瑙、玉石等珍贵材料碾粉掺入其中,不惜工本。因其生产条件不易控制,成品率也相对很低,因此更为名贵,当时即有“千窑一器,万里挑一”之美誉,声誉远在元明诸多红釉之上。明中晚期祭红釉器曾一度失传,至清代才恢复烧造。

  说明:此尊微撇口,短颈,溜肩,圈足,底落“大清道光年制”篆书刻款,字体规整有力。其造型柔美典雅,大器稳重。此类瓶式在清朝一直是流行的款式,也是官窑传统品种。因其釉色出现于偶然,又不知其原理,故有“窑变无双”之说,谓其变幻万千,独一无二。此瓶釉质自然垂流,胎体厚重,以红、蓝、月白为主色调,采用两次或多次上釉的方法高温烧制而成,釉色间相互交融,并形成缕丝状斑片,堪称奇妙。

  说明:此对杯直口,圈足较高微微外撇,显出挺拔之美。腹部刻饰莲瓣纹,口沿一圈回纹,简洁素雅,通体施粉青釉,青色浅淡,釉色莹润而均匀,气度不凡。圈足底部以青花书“雍正年制”四字楷书款。修坯几到脱胎,胎体极其轻薄,洁白坚致,与釉色相互映衬,显示了雍正官窑之高超技艺,为世所珍。

  说明:此碗撇口,香港马会最快开奖现场,斜直腹,圈足。造型隽秀,拾掇细致。通体施粉青釉,色如春水,淡雅匀净,凝腻质美,视若良玉。口沿饰一周回纹,若隐若现;胫部模印一周如意云头纹,下承莲瓣纹,甚是清心雅目。纹饰刻画细致,规整清晰,兆寓祥瑞。布局得当,腹部大面积的素面,最是对釉色之欣赏。造型古雅端庄,釉色柔润淡雅,极具宋瓷美韵,应属摹古之物。胎质坚致细腻,口沿处隐露白胎,胎体薄厚均匀,底足修饰齐整圆润,底部青花书“大清嘉庆年制”篆书款。

  说明:此对花盆器型端正典雅,折沿花口,深弧腹,下承圈足。全器内外及底部满施酱釉,胎质细腻,釉色明润雅致。外壁以描金绘夔龙纹,构图繁密,工笔细雅,一派富贵华丽的气息。底有孔,环孔一周矾红书“伍氏妙吉祥堂制”篆书款。《瓶花谱》有记载:“春动用铜,夏秋用瓷,因乎时也。堂厂宜大,书室宜小,因乎地也。贵瓷铜,贱金银,尚清雅也。口欲小而足欲厚,取其安稳而不泄气也。”此花盆做工考究,造型端庄,可谓既美观又实用。

  说明:此对盖罐直口丰肩,弧腹下收,器身有瓜棱,凹底圈足,盖子母口扣合严谨,顶上饰两朵灵芝为钮,生动巧妙。口足露胎处可见胎骨细腻洁白,底阳刻六字三行篆书描金方款“大清雍正年制”。该器形小巧精致,外壁通体施炉钧釉,色彩繁复艳而不俗。瓶肩浮雕一周绶带,简单缠绕,绶带四个结扣处,各垂一阴刻蝠形坠,每只蝙蝠翅尾处均饰挂穗,风格简单纤巧。雕刻图案以描金装饰,华美而不落俗,既与釉色相得益彰,又不喧宾夺主,共同营造了一种轻贵典雅的艺术风格,配木底座,更见雍容。

  说明:佛塔,原名“窣堵波”,是梵文stupa的音译,也可略称为浮图,其意为供奉之地。藏传佛塔一般由基、身、颈、刹四部分组成:塔身正面饰有佛龛,方形的塔基象征须弥山;瓶状塔身象征功德圆满;十三层塔颈象征佛教所谓的十三重天,又可表示修成正果的十三个阶段;塔刹又分为火焰、日、月及承露盘,象征苍穹。此尊佛塔即为此种制式,塔为覆钵式,下承方形基座,为典型的须弥座样式,分台基、上枋、下枋三部分,中部细收。其上为三层圆形的塔阶,显示其为尊胜佛塔。塔身的主体为覆钵式,正中开莲瓣形“眼光门”,其内供奉结跏趺坐于莲台之上的释迦牟尼佛。

  佛教用八塔来象征释迦牟尼生平中最重要的八大事件的传统,从降生、成道直至涅盘,称为八大灵塔、善逝八塔或如来八塔,八尊分别为叠莲塔、菩提塔、和平塔、尊胜塔、涅盘塔、神变塔、神降塔、吉祥多门塔,这八种类型的佛塔源于获得佛陀舍利的信众所建造的原始窣堵波,如尊胜塔是按照吠舍离窣堵波建造而成,但实际上也可代表佛陀一生中从诞生到涅架间的八大成就,而尊胜佛塔是为纪念释迦牟尼战胜病魔,证达自主生死之境而建,亦可代表世尊入灭之后之法身,以供奉养。它既是信徒朝礼圣地的指引,也体现着对圣者的追思与崇拜。

  此件塔造型,属于典型藏传佛教塔样式。塔由须弥座式塔基、覆钵式塔身和十三无相轮塔刹三大部分组成。塔胎骨细腻坚质且润滑,通身浮雕纹饰自上而下紧凑繁密,施以金釉,灿烂夺目。金色代表的是阳光,庄严,尊贵,光明,远离一切黑暗,而这些都是佛法的境界。金色为诸颜色中最庄严的,表示佛法的尊贵难得,佛经如此称赞阿弥陀佛:“阿弥陀佛身金色,相好光明无等伦,白毫宛转五须弥,绀目澄清四大海。”此造型出自乾隆官窑,体现了清代中央政府与西藏上层的亲密关系。这种御窑佛教法器、佛像不落年款,以示帝王对佛祖的崇敬之意。乾隆曾下旨藏草瓶等法器“俱不要款”。

  说明:明正统、景泰到天顺三朝,因政局不稳,经济衰落,景德镇的瓷业生产受到很大影响,人们把这个阶段称为中国陶瓷史上的“空白期”。至于空白期的形成原因众说纷纭,普遍认为朝庭下令禁烧,形成“正统初罢”的状况,其后朝又三令五申禁建民窑私烧各种彩瓷,是这一时期瓷器罕见的主要原因。据《明史》记载:“天顺八年(1464年)正月,江西饶州府,浙江处州府,见差内宫在彼烧造瓷器,诏书到日,除已烧完者照数起解,未完者悉数停止,差去官员即便回京。”

  此式梅瓶,圆唇小口,颈部呈上收下阔,丰肩,长腹下收,浅宽圈足,沙底泛黄,呈米糊状。通体以青花为饰,肩部饰缠枝花卉,近足处绘蕉叶纹,腹部主体绘人物。所绘人物衣衫飘拂,神情安逸,有文人画的笔情墨意;云纹粗重豪放,呈灵芝状,时代特征鲜明。造型与宣德晚期梅瓶形制极其相似,釉层肥厚滋润,釉面匀净,为明代早期釉面的普遍特征。青花色泽鲜艳,有铁锈斑呈现,又与宣德时期的苏麻离青料呈色有所区别。徐之衡《饮流斋说瓷》有评:“明代绘事,人物虽不甚精细,而古趣横溢,俨有武梁画像遗意。”此梅瓶为正统时期的典型器物,品相完好,存世于今,弥足珍贵。

  说明:此件香炉为高盘口口,短颈,弧腹,足外撇。炉造型仿商周青铜器,腹部两侧对称饰螭龙耳,口沿、颈部及胫部绘抽象纹饰。腹部主题为饰为高士图。所谓“空白期”瓷器,又被业界称之为“黑暗期”瓷器,即指明代正统(公元1436-1449年)、景泰(公元1450-1456年)、天顺(公元1457-1464年)这三朝所烧制的瓷器。由于明代宣德朝之后的近30年间,发生了一系列政治变革,致使国势倾颓、内忧外患、战乱频繁、经济萧条至各业凋零、民生凋敝,社会动荡不安。在这样的形势下,景德镇瓷业生产也受到了非常大的影响。迄今为止,无论是考古发掘出土,还是各家博物馆馆藏,或是古玩市场中,能明确年代写有纪年款的正统、景泰、天顺三朝的瓷器鲜有发现。这一时期的陶瓷,真实地反映出了当时社会经济、政治、文化的基本状况。这种具有特定历史时代意义的明代空白期瓷器,自然会引起学术界和收藏界的关注。

  说明:炉身为圆筒,下配三兽足。全器以青花为饰,口部锦地开光书写“文章华国 诗礼传家”,腹部绘八仙祝寿图。“文章华国 诗礼传家”出处应为某姓氏族谱,有长辈鞭策后代振兴教化,纯正族风,使宗族永远兴旺发达之意。此器画意生动,青花色泽明亮,为明代青花瓷中的精品。中国民间流传已久的八位道教神仙,即汉钟离、吕洞宾、李铁拐、曹国舅、蓝采和、张果老、韩湘子、何仙姑,习称“八仙”。八仙故事见于唐、宋、元、明文人的描述。元代杂剧里开始有他们的人物形象,但姓名尚不固定。明代吴元泰所著的《八仙出处东游记传》里,才确定为上述八位神仙。民间传说中有许多关于他们的故事,其中尤以“八仙过海”、“八仙祝寿”的故事流传最为广泛。八仙图案是中国陶瓷装饰的典型纹样,早在元代龙泉窑瓷中就已应用。而明代嘉靖皇帝崇奉道教,故使得八仙图案更为广泛的应用,此件即为一例。

  说明:有清一代,康雍乾三帝皆笃信藏传佛教,尤以乾隆帝为最,彼时皇宫苑囿中遍布大小佛堂,佛堂益众,所需敬奉神像与诸式法器遂多,为满足供奉之需,除了敬造传统藏地金铜材质者以外,御窑厂还秉承弘历谕旨精心烧造许多瓷质密宗佛像和供器,其工艺之精湛,品类之丰富,彩釉之妍美,皆极一时之盛。

  本尊彩绘无量寿佛是为乾隆御制瓷质佛像之精绝代表,唯独乾隆一朝有之。其法相庄严,头戴五叶宝冠,发髻高耸,身着披帛,胸挂璎珞,双手捧莲花宝瓶作禅定印,全跏趺坐于莲台之上,面相丰润和蔼,栩栩如生,双目低垂,炯炯有神。披帛以绿彩绘就,缀饰梅花瓣点,黄地法袍则描以红彩团花纹饰,全身刻画细腻入微,质感逼真,衣褶起伏自如,飘带轻盈飞逸,庄重而不失秀美。肌肤展露之处敷饰白釉,质地极为莹白温润,此等釉水于乾隆众多御瓷之中堪称极品。青花莲台秀雅端庄,色泽深浅交替,渲染自然,所施金彩辉煌夺目,黄彩鲜妍明快,绿彩娇嫩亮丽,青花淡恬幽雅,诸色萃汇,熠熠生辉,是为乾隆盛世典雅的清宫佛像造型。乾隆帝笃信佛教,“每逢其整寿万寿节如乾隆十五年(1750年),40寿;二十五年(1760年),50寿;三十五年(1770年),60寿;四十五年(1780年),70寿;五十五年(1790年),80寿等,均伴随着大规模的寺庙修整和佛教文化建设”。而恰巧其生母崇宁皇太后的整寿万寿节亦在乾隆帝整寿万寿节之次年,据《清史稿》记载,“乾隆十六年,六十寿;二十六年,七十寿;三十六年,八十寿,庆典以次加隆。先期,日进寿礼九九。先上以亲制诗文、书画,次则如意、佛像……”,则乾隆十五-十六年(1750-1751年)、二十五-二十六年(1760-1761年)、三十五-三十六年(1770-1771)这三季万寿节,皆为帝、皇太后前后两年连续之庆祝,而其中进献则以无量寿佛最为重要。

  华丽之彩釉,精湛之工艺决定本品之艺术价值和制作难度均在金铜佛像之上。其将泥塑、绘画、敷色、烧瓷集与一身,要求工匠具备极高的工艺技巧、美术功底和文化修养。唐英榷陶西江,招能工巧匠于浮梁,凡古瓷名品,皆若摹造,诸式材质的工艺品亦刻意仿制,遂达以假乱真之地步,诚如清朱琰《陶说》所列:“戗金、镂银、琢玉、髹漆、螺钿、竹木、无不以陶为之。”所谓“近世一技之工,如陆子冈制玉、吕爱山制金、朱碧山制银、鲍天成治犀、赵良碧治锡、马小溪治玛瑙、镤仲谦雕竹、姜千里螺钿,今皆具于陶之一工”。

  《清宫瓷器档案》载,乾隆四十年九月初五日九江关督全德进贡自在观音三尊,陈贮于热河行宫。

  说明:本品盘心绘安居乐业图,以矾红、绿、赭、墨、黄等诸色精心绘制雌雄鹌鹑一对,卧于一组灵芝形山石之上,雄鸟居高,昂首仰视,雌鸟卧于其下,拧首凝望雄鸟,两侧秋菊数丛依洞石之旁,横欹而出,吐萼含苞,石下芳草萋萋,雄鸟视线所及,一彩蝶空中翩翩飞舞,相映成趣,一派祥和。外壁绘折枝菊花纹三幅,清新怡人,饶添生趣。整体构图简洁清雅,笔法精细纤巧,所画鹌鹑的点睛之笔尤其生动。盘底心青花书“大清乾隆年制”六字三行篆书款。此种装饰图案为乾隆时期开始出现,嘉道二朝最为流行。因“鹌”与“安”,“菊”与“居”,“落叶”与“乐业”谐音,鹌鹑秋菊共同构成“安居乐业,岁岁平安”,以此寓安于居,乐于业之意。

  说明:折沿盆顾名思义,口沿向外翻折,方便置于圈架,是最古老的陶瓷器造型之一。自新石器时代便已有此式,宋代的折沿盆造型更接近于明清的造型,明代青花折沿盆最为著名,清代多仿烧,至清中期多有粉彩装饰,品种多样更胜前朝。

  此式盆折沿,弧腹饱满斜下而收,外壁施松石绿釉,内壁白地粉彩装饰,盆心绘“莲生贵子”,人物形象饱满喜庆,寓意吉祥;盆壁绘一周云蝠仙鹤,折沿饰一周福寿花卉,画工细腻,设色淡雅,疏为难求。

  说明:此对碗撇口,深弧腹,圈足。造型端庄,胎釉莹白如玉,丽质动人,所绘过枝癞瓜,从碗外壁牵连入碗内壁,内画苍劲挺拔的翠竹和闻香飘至的彩蝶,寄予“瓜瓞绵绵”之意,彩绘癞瓜之果肉效果尤佳,设色甚妙,红中带黄,黄中有绿,绚丽而又不失素雅。底书“大清嘉庆年制”六字三行篆书款。

  癞瓜又称癞葡萄、野葡萄,与苦瓜同科而不同种,瓜面颗粒状凸起,成熟时颜色鲜艳,自然开裂,露出鲜红的瓜瓤,其籽多而饱满,故被认为有多子多福的美好寓意,于清代常作为吉祥纹饰使用。

  粉彩过枝癞瓜碗创烧于清乾隆时期,当时官窑仅在盅上采用这种纹饰,而民窑生产的碗和盘上都予以表现。嘉庆、道光、光绪等朝沿袭烧造,成为清代官窑经典制式。故宫博物院现存一百零九张瓷器画样中,即有此一品种(参见《官样御瓷—故宫博物院藏清代制瓷官样与御窑瓷器》,页134、135,图26)。民国许之衡《饮流斋说瓷》中曾赞誉曰:“过枝花之杯、碗,乾隆者尤绵密,癞瓜牵藤,间夹翠竹,繁丽中殊有玲珑剔透之致。”

  参阅    1.《清代瓷器赏鉴》,中华书局(香港)有限公司、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1994年9月,页235,图308。

  2.《宫廷珍藏:中国清代官窑瓷器》,南京博物院、上海文化出版社,2003年,页218。《江西藏瓷全集》清代下,朝华出版社,2005年,页73。

  4.《官样御瓷-故宫博物院藏清代籹瓷官样与御窑瓷器》,紫禁城出版社,2007年,页134、135,图26。

  说明:本对拍品敞口,深腹,圈足。碗外壁绘制喜鹊登梅图,老梅横斜,疏枝玉瘦,瓣蕊凝香,画者落笔古拙,着色简淡,所绘梅花清雅至极,可谓“清风自有神仙骨,冷艳偏宜到玉堂。”概因风递幽香出,故有禽窥素艳来。两只喜鹊立于枝干雅石之上昂首鸣叫,栩栩如生、传神呼应,碗心绘以折枝牡丹,描摹精美,色彩搭配温润雅致,造型规整流畅,寓意喜上眉梢,且成对殊为难得,为清代传统官窑的典范之作。

  说明:此赏瓶侈口长颈,丰肩弧腹,下承圈足,造型流畅柔美,比例协调,为清代瓷器生产中的一个传统器型。其器形为雍正督窑官唐英“参古今之式,动以新意,备储巧妙”而奉旨审定的款式。初名“玉堂春瓶”,因雍正帝专用于赏赐功臣。赏瓶成了玉堂春瓶的专指代称。乾隆后每朝相袭,名称、器形及用途从未改变。本品口沿描金,器内壁饰松石绿釉,外白地粉彩绘“五老观太极图”,一枝劲松缠绕于瓶颈。人物形态刻画生动自然,衣袖褶皱逼真飘逸。设色亮丽,笔法细腻。松石绿底书“大清嘉庆年制”矾红篆书款。此类赏瓶从清中期开始出现,多以其他瓷器上的纹饰移植到赏瓶之上,所绘纹饰十分丰富,因为赏瓶的器型易于在腹部绘制纹饰,因此,粉彩赏瓶比较受到人们的喜爱,但这类赏瓶并不是都作为赏赐之用,更多的是用于欣赏。

  说明:通体以蓝釉地描金宝相花为主题纹饰,其蓝釉色调深沉,釉质滋润,柔和洁凈。瓶整体以金彩描绘纹饰,口沿及肩部饰如意头纹,底足处饰如意蕉叶纹,足外墙绘回纹。颈部与腹部绘宝相花,宝相花上下两层每面各一朵,花枝华丽,四周缠枝满布,间绘“蝠寿”、“双龙”寓意吉祥。花团锦簇繁茂,寓有“宝”、“仙”之意。两侧设兽面衔环铺首,兽面用金色点染轻描,极富立体感,兽口衔金环,颇具皇家威严。

  兰釉描金器烧制时先在坯体上施钴料,经高温烧成蓝釉器,再在蓝釉上描绘金彩花纹,二次入炉低温烤成,因烧造难度大而更为难得。底部为绿地上以红彩书“大清嘉庆年制”六字篆书款。瓶主题纹饰的宝相花纹是传统汉族陶器装饰纹样,最早出现于宋代文献中,主要将自然界花卉,如以象征富贵的牡丹,象征纯洁的莲花,象征坚贞的菊花为主体,将花头作变形的艺术处理,又常在花蕊部位装饰一些小圆圈象征珠宝,在花朵边沿附加小花,小叶,象征丰满繁盛。见本品造型敦厚,整体色彩丰富,通体以深金色绘缠枝莲宝相纹,由于高超的金彩绘画工艺,使得该瓶的整体图案不仅没有通常所见的密不透气之感,反而突出表现了图案的立体感。充分体现了嘉庆官窑的装饰风格,诚为盛世彩瓷之代表。

  此瓶为四方形制,成形不易。非琢器拉胚成形,而是预先做好四片,后拼贴而成,全过程没有拉胚工具协助,靠手塑造,极其考究工匠的工艺水平,若瓷土揉打不结实,或粘合技术不臻熟,易发生塌陷或窑裂,成品率低,故弥足珍贵。正如王世懋《窥天外乘》记:“盖窑器圆者,旋之立就,倏忽若神。独方物即至小,亦须手捻而成,最难完整,供御大率十不能一二,余皆置之无用。”愈见其珍贵。

  说明:此瓶盘口,细长颈,丰肩圆腹,足墙微撇,肩颈饰四道弦纹,瓶腹圆鼓,装饰以双弦纹。造型大器饱满,通体施窑变釉,看似大红,实则色彩明暗交织,深浅相融,流光溢彩,古雅雍容。《稗史汇编》有云:“瓷有同是一质,遂成异质,同是一色,遂成异色者,水土所合,非人力之巧所能加,是之谓窑变。”窑变釉色彩尽人事而经天成,成此卓效,天人同功。

  说明:此对花盆形状四方,敞口,斜直壁。全器雕成紧密排列的竹节纹,通体分别满施红、绿釉,釉色娇嫩,十分别致。花盆底书“大清乾隆年制”矾红篆书款。花盆亦底座雕刻成竹节形状,辅以竹叶形装饰,更见玲珑生动,生趣盎然。竹笔直入凌霄的形态自古与人品格之正直相关联,文人雅士多有诗赋赞竹,以此造型,甚为雅观。

  说明:宣德海兽纹高足碗为宣德时期名贵品种,此高足碗即依据明代宣德款青花海兽纹高足碗而制。拍品器型古朴端庄,外壁口沿绘如意云头纹一周,下饰海水江崖及留白海兽图,兽形威武,身姿矫健,海水波涛,气势磅礴,足柄处亦绘海水江崖纹。此杯精巧玲珑,胎骨洁白细腻,纹饰清晰,浓淡相宜,对比鲜明,从器形到纹饰都仿自宣德同类器物。全器形制典雅,青花发色浓重鲜艳,纹饰洒脱流畅。足双圈内底书“大清雍正年制”楷书款。

  参阅    1.《明代宣德官窑箐华特展图录》,台北故宫博物院,1998年,页202-203,图74

  2.《故宫博物院藏明初青花瓷》下册,紫禁城出版社,2002年,页330-331,图177

  说明:此器型为乾隆朝所盛行,撇口,斜腹,高足上微拱棱析一圈。上身外壁绘缠枝莲纹,描绘精细,上托青花梵文八字真言,字体规谨工整,近底部绘变形莲瓣纹一周。高足上壁饰如意云纹,中间凸起的棱绘回纹一周,下饰垂幔状如意璎珞纹。胎体洁白坚致,釉色莹润喜人,青花苍雅亮丽,翠妍欲滴。碗底书“大清乾隆年制”六字青花篆书款。

  清朝乾隆时期曾制作了一批具有少数民族宗教风格的器物,用以加强民族间的联系。此种高足杯正是依照西藏寺庙的铜酥油灯造型而制,为佛龛前供奉的长明灯,具有鲜明的藏传佛教风格。此件高足碗尺寸较大,形制规整,纹饰繁缛,为乾隆佳器。

  说明:小杯敞口弧腹,下承矮圈足,器形小巧。胎质细白,杯薄体轻,色清润剔透。外壁以青花绘人物故事,此杯通景式表现叱石成羊的画面。典故语出事本晋葛洪《神仙传·黄初平》:“黄初平者,丹溪人也。年十五,家使牧羊。有道士见其有良谨,便将至金华山石室中,四十余年,不复念家。其兄初起,行山寻索初平,历年不得。后见市中有一道士初起召问之曰:‘吾有弟名初平,因令牧羊,失之四十余年,莫知生死所在,愿道君为占之。’道士曰:‘金华山中,有一牧羊儿姓黄,字初平,是卿弟非疑。’初起闻之。即随道士去求弟,遂得相见,悲喜语毕,问初平羊何在,曰:‘近在山东耳。’初起往视之不见,但见白石而还。谓初平曰:‘山东无羊也。’初平曰:‘羊在耳,兄但自不见之。’初平与初起俱往看之。初平乃叱曰:‘羊起!’于是白石皆变为羊数万头。”今庙即供奉此君。后以叱石成羊一语来寓意修成正果、点石成金。足内以青花书“大清康熙年制”六字双行楷书款。

  清代早期的官窑瓷器中,于小尺寸杯壁之上描绘如此精细的人物图,极为少见,向为康熙青花杯之名品佳物。1938年,收藏家余启昌在其所增补的《古今瓷器源流考》一书中曾对此品种杯有所描述∶“所藏叱石成羊图杯,形如普通之茶盅,胎薄釉润,画法直逼松雪,青色浓淡,殆有多种。底足内多有双蓝圈两行六字款识,书法极工,可决为官窑极精之品。”

  参阅 1.《故宫博物馆藏清代瓷器类选第一卷—清顺治康熙朝青花瓷》,紫禁城出版社,2005年,页247,图156。

  2.《上海博物馆藏康熙瓷图录》,上海博物馆、两木出版社,页37,图27。

  3.《宫廷珍藏·中国清代官窑瓷器》,上海文化出版社,2003年,页100。

  说明:敞口,深弧壁,圈足,重心近底,使器型显得稳重大方。胎质洁白细腻,釉质纯净细腻,色正如雪,青花呈色青翠明快,浓淡层次分明。碗外壁绘有缠枝花卉纹饰,以六朵对称分布的花卉为主要纹饰,四周蔓延出枝叶,两两之间以枝蔓相连。碗心双圈内绘一朵主花。口沿部以青花绘一圈弦纹,近足部有一圈变形莲瓣纹。底部有双圈“大清康熙年制”款,字上下间距偏大,很有特色。此碗青花色泽鲜丽,发色亦具有康熙青花特有的硬度,运用多色阶描绘花朵层次,充分表现出康熙青花的特点。

  说明:本品敞口,束颈,圆鼓腹下垂,圈足外撇。通体施白釉,釉质坚致细密,釉色洁白润泽,其上以青花釉里红技法绘饰赶珠龙纹图,描绘细致,龙翔天宇,双目圆瞪,角若鹿角,龙鳞规整,四爪俱张,孔武有力,生动传神。整器体型硕大,形制端庄,胎釉均佳,青花釉里红发色自然,纹饰绘就精细,实为佳品,殊宜宝之。

  青花釉里红是以青花钴料和铜红料在素胎瓷器上描绘纹饰,然后上一层透明釉,入窑经高温一次烧成,彩在釉下,永不褪色。始烧于元代,清三代最为成熟。乾隆一朝,重青花釉里红烧造,史载乾隆三年下旨”釉里红梅瓶红龙颜色不好,往好里烧造”,故而青花釉里红技艺炉火纯青,色调艳丽,构图繁复,绘饰精致,为后世所重。民窑制品亦不能外之,无论器型、釉色或图案纹饰,皆有严格要求,较之官窑,同有精妙可观者,本器即为此中翘楚,且绘饰龙纹,更显其重要价值。

  参阅 1.《故宫博物院藏古陶瓷资料选萃》卷二,紫禁城出版社,2005年,页148,图126。

  2.《故宫博物院藏文物珍品大系-青花釉里红(下)》,商务印书馆(香港)有限公司、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2000年,页252,图230。

  说明:本品圆唇,直颈,微折肩,筒腹,敛胫,圈足微外撇。盖顶饰宝珠纽,上绘六瓣花卉纹,盖面满饰冰凌锦地纹样,内绘各式朵花,自颈部以下依次饰波涛海水纹、缠枝莲纹、冰凌锦地朵花纹、缠枝莲纹和如意头状朵花纹。白釉匀净,青花浓艶,纹饰排列繁缛而不凌乱,系仿明永宣同类之作,原名“仿宣窑青花芦粟锦壮罐”。

  拍品为乾隆御窑仿自永宣同类器,亦属乾隆亲下谕旨特命烧造的“传办瓷器”,也是乾隆较为钟爱的宫廷陈设器。按《各作成做活计清档》,自乾隆十一年始,乾隆曾多次谕旨九江关唐英烧造“青花白地壮罐”,且屡次过问并催促烧造,烧成送京后均下谕旨全部配制体现器物等级和陈设重要性的“紫檀木座”,此种配座要求终乾隆一朝不为多见。查清宫陈设档可知,此种壮罐被下旨陈设于圆明园、热河行宫等乾隆可能御临的所有宫苑殿堂之中,以供清赏雅玩。

  6.《岭南私人藏珍:明清民国瓷器篇》页110,图69;页111,图70;

  说明:器折沿,直壁,平底。绘青花纹饰,主题纹样为云龙纹,龙纹展翼伸爪,腾空飞跃,威武凶猛,辅以云纹宝珠纹等。内壁绘海水蝠纹,外壁绘有三条螭龙。此器形制较大,造型规整,青花色泽鲜丽明快,纹饰描绘细腻生动。此类折沿盆亦称“面盆”,为洗漱用具。瓷质面盆最早见于汉代时期,造型同于当时的青铜器,其纹饰多见刻划双鱼纹。景德镇官窑于明永乐时期最早开始烧制,其造型、纹饰受到伊斯兰文化的影响,品种也以青花为主。到了清代此种造型的面盆开始增多。本品虽无款识,但为宫廷用品无疑,推测此盆下承紫檀盆托,为宫廷盥洗用具。

  来源 英国著名精神病研究家埃金顿医生(John St Clair Elkington)收藏,英国汉普郡,传二战时期得自伦敦麦菲尔区 Hay Hill

  说明:清乾隆青花折枝瑞果纹天圆地方葫芦瓶. 葫芦瓶,造型独特,胎体密实,揉和“天圆地方”的理念,瓶口至腰部为椭圆状,下腹则为方形,胎质坚密,全器以青花绘以折枝瑞果纹饰,包含折枝石榴、荔枝、莲花、牡丹等花果纹,果实饱满,花盛叶蔓,生机勃勃,有多子多福之吉祥寓意,极为精细难得,此种葫芦瓶原为宫廷中名贵的陈设用器,清宫廷画家绘《美人图·鉴古》,画中美人坐于多宝阁前,美人座前案上即有一件上圆下方葫芦瓶。由此可见天圆地方葫芦瓶是清代皇室闲暇观赏及营造悟道参禅的静谧氛围的绝佳装饰器.葫芦瓶是一种典型的琢器。明代宋应星的《天工开物·陶埏》上有记载:“圆器……造者居九十,而印器则十一。”圆器特指盘碗类,印器特指瓶尊类,即琢器。琢器产品成型难度大,产量小,保存条件要求较高,传世数量就相对稀少,故价值较高。而葫芦瓶又是琢器中成型难度较大的一种。我们知道,一般的琢器只需要将器物坯体的两端拉好后,一次接合后,即可入窑烧成。而葫芦瓶则需要三次。第一步,将葫芦瓶上下两部分分别接合成型,这一步骤就需要接合两次。第二步,就是将接合好的上下两部分用釉水进行第三次接合。第三步,等坯体牢固后才能入窑烧成。如此,还不能保证产品的成品率。因为窑炉内的烧成环境是难以控制的,如果稍有不慎,就可能会有次品产生。葫芦有着吉祥如意、福禄双全的美好寓意。早于《诗经》里就有大量对葫芦的记载,《邶风》云:「匏有苦叶,济有涉深」;《幽风》云:「七月食瓜,八月断壶」;《小雅》云:「南有木,甘瓠累之」。其中的「匏」、「壶」、「甘瓠」均指葫芦,可见中国人对葫芦的认知至少已有两千多年的积淀。除实用功效外,葫芦因其独有的外形与特性,又被先人赋予了许多美好寓意:葫芦之形状似「吉」字,故而常被寓以「吉祥」之意;葫芦读音似「福禄」,所以亦常用于祈福;其腹内结子繁盛,象征多子;此外,葫芦藤蔓绵延,「蔓」与「万」押韵,「蔓带」即与「万代」谐音,故葫芦一身承载了古人期望福禄双全,子孙万代,大吉大利,世世荣昌的美好愿景。

  说明:此缸唇口弧腹,平砂底,缸体作八方形,拼贴工艺细致规整,造型典雅周正。通体青花装饰,外壁主图绘山间访友,一面远山层峦叠翠,一面小桥流水,山林之间匿一处小院,石桥上二人问路指点,全器通景构图疏密有致,画意高远,反映古代文人高雅之情趣。口沿处绘一周如意云头纹,下饰一周竹石,所绘画面层次清晰,布局巧妙,青花发色浓淡相宜,笔触纤细,勾描点染极其到位,宛若一幅水墨山水图。

  说明:崇祯时期青花瓷器的工艺水平非常高超,被宋应星赞誉为“上品细料器”。这一时期瓷器的诸多纹饰蕴涵浓厚的文人气息,题材之特别,内容之丰富,均开一代未有之奇,此件明崇祯青花竹林七贤图炉即为典型。炉造型成稳大气,口沿外撇,器壁线条柔和,圈足较高。器身绘人物高士图,人物描绘细致,生动传神,青花发色明快。明末战乱四起,大明王朝面临着内忧外患,时局动乱,此炉选用的题材也真实反映当时人民渴望安定生活的愿望,颇可玩味。配以原木座,十分文雅。

  说明:瓶盘口,直颈,直筒形腹,足处微收,圈足。青花发色艳丽明朗,器形挺拔秀丽,标准的棒槌瓶式样,保存完好。通体施白釉,釉面光滑细腻,胎釉结合紧密,呈色闪青。颈部饰山字纹,腹部通景满绘海水瑞兽纹,瑞兽立于岩石之上,海水翻滚,山石威严,瑞兽矫健,神采飞扬,颇具气势。整体用笔流畅,画面布局层次清晰,笔触皴染得宜,苍劲中见秀润,浑厚中显劲峭,青花发色青翠明快、色泽浓艳、妍丽秀雅、分水技法炉火纯青,配以精良细腻之胎釉相映衬,可谓独步有清一代,令后世摹古者望尘莫及。

  康熙青花的特点是青花呈色青翠,十分雅洁,且呈现浓淡深浅的层次变化,最多层次变化可达数十层,有“墨分五色”之美誉,因此往往可得水墨之效果。绘画技法借鉴中国纸绢水墨画“分水”皴染和西洋画的透视技法,使画面富有立体感,粗犷的纹饰,已达历代青花之冠,并成为后代的楷模。晚清鉴赏大师寂园叟赞赏康熙青花曰“颇有天趣”。本品体量属于较大者,在当时制作难度很高,成品率很低,更尤为珍贵之处在于其并无变形,制作规整,可以代表康熙时期制瓷手工业的高超技艺。

  说明:瓷板长方形,以五彩绘就,四周以花形钱纹为边饰,内心绘两幅人物故事图:一方描绘狩猎图,峭崖之上,两位主人公一位身跨赭色骏马,左手持弓,箭出正中一头梅花鹿,神采飞扬,另一位骑斑点马,笑望友人骑射,身后伫立一小童;另一方绘两位主人公庭院中酒罢送别,两人酒过三巡,步履蹒跚,各由小童协扶,在门前依依不舍,园中假山扶栏,窗内屏风鼓凳,细节完整。两方瓷板彩料均属顶级,描绘亦极为细腻,人物神态、嶙峋山石、苍劲枯枝、重檐庑殿等细节均设色巧妙,可谓将五彩技法发挥得淋漓尽致,堪称康熙五彩之佳作。

  说明:此瓶造型为赏瓶形,赏瓶,其形乃雍正朝督窑官唐英“参古今之式,动以新意,备储巧妙”而奉旨烧造的款式,是清代宫廷传统御赏之器。雍正皇帝专用于赏赐功臣,乾隆以后历朝相袭。此件拍品通体施白釉两面均以粉彩堆塑并雕刻满铺的蝴蝶纹,色彩艳丽,施彩肥厚,手摸有凹凸感。口沿一圈金彩,口内施松石绿釉,底足满施松石绿釉并以红彩书“慎德堂制”四字楷书款。

  “慎德堂”为圆明园内的一座宫殿建筑,位于圆明园九州清晏岛,是道光皇帝与咸丰皇帝在圆明园内居住的寝宫。道光帝酷爱圆明园,认为圆明园九洲清晏殿西侧怡情书史、安乐和一带风水极佳,遂将其原有建筑拆除,新建造一座面阔五间,进深三卷的勾连式大殿,并取名为“慎德堂”。

  说明:拍品外壁口沿与底足双线间青花绘云纹、火珠与蕉叶纹,矾红彩绘两条行龙腾跃其间,龙纹矫健,云纹飘逸,颇具动感。胎质细腻洁白,釉面光洁莹润,矾红彩细润明艳,青花发色纯正,对比强烈,更显妍丽。保存至今,较为难得。「精进堂制」为乾隆时期瓷器上著名的堂名款之一。

  说明:此制龙盘青花淡雅明快,毫无宣青浓重晕散之气韵,恰与成窑青料恬淡雅洁之色调暗合。其形轻盈隽美,胎质细密,莹洁如玉,盘心绘海水腾龙图,以青花线描绘海浪纹,一丝不苟,疏密得当,又以明艳矾红装饰龙纹,色泽鲜妍厚润,色阶过渡自然,腾龙矫健有神,气势非凡,风格上呈现出雍正瓷器的精美典雅。拍品底部“大清雍正年制”篆书款,款书相当少见。成对保存,品相良好。

  说明:本品敞口,弧腹,圈足,胎质细腻,造型周正,盘心以青花矾红彩勾勒海水龙纹,翻腾于海面之上,外壁饰九只海水腾龙纹,象征皇帝九五至尊。以青花线描绘画海水纹,一丝不苟,虽繁密而清晰。以矾红装饰龙纹,色泽鲜妍厚润,色阶过渡自然,腾龙矫健有神,气势非凡。青花与红彩相互辉映,对比鲜明,以表现纹饰的立体效果。青花矾红龙纹盘始见于明宣德官窑,后成化官窑有续烧。清代盛行摹古,此器亦可视为有意仿明代官窑器而成。本品造型规整,釉面莹润,设色妍丽,应属乾隆官窑之佳作。

  说明:敞口微侈,深弧腹,圈足。周身以青花矾红彩为饰,口沿内绘两周弦纹,口沿外饰回纹,足墙绘几何纹带,外腹和碗心以矾红彩绘海水,以青花绘海八怪,海马、狮、羊、象、翼龙、龟、鱼等异兽鱼类奔逐于汹涌的波涛间,动感而神秘。底以青花书“大清乾隆年制”六字三行篆书款。碗型规整,绘工细腻,青花纯正明快,红彩艳若晚霞,辉映成趣。

  “海八怪”亦称“海兽鱼涛”,始于明宣德朝,多以青花与红彩互为衬托,明代后期采用青花一色绘画,延续至清代仍有仿品。纵观整器,数只海中瑞兽或飞腾于空中,或穿浪而出,姿态各异,形态万千,气势逼人。此器造型硕大,布局繁杂,张弛有度,富有韵律感,应为道光官窑之佳作。

  《沈阳故宫博物院藏文物精粹》瓷器卷,上册,万卷出版公司,2008年,页112、113 1.《孙瀛洲的陶瓷世界》故宫博物院,耿宝昌,紫禁城出版社,2003,页298-299,图187;

  说明:斗彩以静动兼蓄、对比鲜明、素雅堂皇等艺术特点备受推崇,其中雍正斗彩又以其釉彩精妍绚丽、布局巧妙空灵独步有清一代,为成化斗彩旷世奇珍的续写。雍正斗彩御瓷独步有清一代为旷世之名品,不但彩料精研绚丽,更独得布局留空之妙,虽是常见的普通纹样,一经入饰,顿生疏朗清新之气,绝无堆砌纷繁之虞。本器形周正,线条优美,胎质细腻,碗心绘双蝶舞于花丛中,外壁绘灵芝、仙草,寓意“灵仙祝寿”,色泽淡雅,层次清晰明丽,色彩富于变化,描绘细致,格调优雅。

  说明:此罐圆口,直颈,丰肩硕腹,至底内收,圈足,形制规整,制作精细,附平顶圆盖,子母口。内施白釉,外白地,通体纹饰均在釉下以青花勾勒轮廓线,釉上粉彩描绘,蓝线粉彩,给人以清新雅丽之感。腹部主题纹饰为双龙纹,呈追逐戏珠状,间饰流云、火焰纹,肩、胫部分别绘吉祥八宝纹饰及变体仰莲瓣纹。底部落“大清乾隆年制”青花篆书款。在青花勾线内以一色粉彩填绘的工艺是斗彩的一种装饰,始见于明成化朝,传世有成化卷枝纹瓶和云龙纹盘。清代烧制的粉彩斗彩器以云龙纹盖罐最为典型,并以此为固定模式从清康熙至以后各朝历代相传,仅形制略有变化。此罐形制规整,制作精细,为乾隆官窑佳作。

  参阅   1.《宫廷珍藏—中国清代官窑瓷器》,南京博物馆编着,徐湖平主编,上海文化出版社,2003,第271页。

  2.《宫廷珍藏—中国清代官窑瓷器》,上海文化出版社,2003年,页,2713。

  3.《沈阳故宫博物院院藏文物精粹·瓷器卷(上)》万卷出版公司,2008年1月,第280、281页,图10。

  4.《中国古代陶瓷艺术—明清彩瓷与颜色釉》人民美术出版社,2008年1月,第164、165页,图69。

  说明:五彩开光芦雁飞鸣加素三彩云鹤纹茶盘。此件拍品传世极为罕见,通体呈四方形,盘身五彩绘以开光芦雁飞鸣图,折枝花卉图,设色鲜艳明快,绘画精细,其旁用素三彩装饰一对茶漏,通体绘以云鹤纹及折枝花卉纹,其中间位置以素三彩配以瑞狮细球雕塑,此种五彩与素三彩结合的搭配传世器物极其少见,识者当为宝之。

  说明:五彩开光喜鹊登梅童子戏春图四方大盒。此件作品四方形制,通体开光绘以五彩喜鹊登梅图及童子戏春图,整体绘画精细自然,设色明快,其两面开光绘以喜鹊登梅纹,山石之间,梅花旁出,一喜鹊俏立其上,栩栩如生,色彩淡雅清丽,另外两面绘以童子戏春图,婴戏嬉戏于庭院祥云、山水栏杆、花草树木之间,天真烂漫、童趣盎然。绘画精细入微,神形俱佳,传世较为少见。底部铜边处刻有“Escalier de Cristal PARIS”字样。经查其为名叫“水晶梯廊”的专为法国皇室设计加工家具以及青铜镀金饰品的品牌。水晶梯廊(Escalier de Cristal,1802-1923)最初由来自马恩河畔的玛丽-珍妮-罗莎莉·德扎罗-夏邦杰(Marie-Jeanne-Rosalie Désarnaud-Charpentier)夫人于1802年在巴黎大皇宫(Palais Royal)的法洛廊(Galerie de Valois)开设,主要制作和销售水晶和青铜镀金制品。随后德扎罗夫人开始尝试将瓷制品和家具结合,1819年在工业博览会展出的新家具使她赢得了巨大的成功,并获得金奖,随后出售给路易十八的侄女贝里公爵夫人(Duchess de Berry)用来装饰她塞纳河畔的罗斯尼宫(Château de Rosny-sur-Seine)。由此可见此件拍品极有可能被当时法国皇室收藏或使用。

  说明:敞口,浅腹,圈足。盘内外皆以五彩为饰。除红、绿、黄等主色外,还有釉上青花,加褐彩,使画面愈加富丽醒目,五彩缤纷。整器以五彩绘龙凤穿花纹饰,飞龙舞凤,构图繁密,画意华美。盘心双圈内饰追龙赶凤,围绕中心间次排列,龙凤各二,四首相对,中间以牡丹花卉间隔开来;内壁亦绘有双龙双凤,龙凤纹随形作环绕配置,周围填花卉,雍容华贵;盘外壁与内壁构图相似,绘双龙双凤,与内壁的龙凤缠枝纹相互辉映。其盘底双圈书“大清康熙年制”六字两行楷书款。

  龙凤纹是明、清瓷器常用的装饰题材之一。龙为百兽之长,凤为百鸟之王,属于神兽瑞鸟。由龙凤组成的画面,称为“龙凤呈祥”,属于内府专用经典的吉祥纹饰。常见御瓷之中多装饰一对或二对龙凤纹,但本品则品格非凡,一器之上装饰六对龙凤纹,有清一代唯见康熙一朝出现,后世清宫御瓷再没见同类烧造。其盘底双圈书“大清康熙年制”六字两行楷书款,其运笔遒劲,秀润而不失锋芒。此器造型端庄周正,胎骨精细,釉面细腻润滑,釉汁莹白似玉,整体纹饰精美,描绘精细,花团锦簇,绚烂夺目;设色丰富,诸彩明快妍丽,与釉下青花相映成趣;加之所绘龙凤寓意吉祥,构图疏密得当,系康熙五彩官窑典型器,海内外重要公私收藏机构均有典藏,是清康熙朝宫廷用瓷中的佳作。

  说明:敞口,直颈,鼓腹,足部外撇,器形高大挺拔,胎体坚硬,造形庄重古朴。通体以青花五彩装饰,纹饰分为三层,颈部绘凤穿牡丹图,画面栩栩如生,中间腹部绘花卉图,腹下绘孔雀图,构图主次有序,疏密有致。整器料彩浓重,用色丰富,发色艳丽浓郁,纹饰描绘精细。凤穿牡丹是传统吉祥图案。在古代传说中,凤为鸟中之王;牡丹为花中之王,寓意富贵。丹、凤结合,象征着美好、光明和幸福。造型及纹饰特征时代气息明显,为清代早期典型之器。

  参阅 《故宫博物院藏文物珍品大系—五彩·斗彩》,王莉英主编,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商务印书馆(香港)有限公司,1999年,第52页,图48

  《故宫博物院藏古陶瓷资料选萃(卷二)》,故宫博物院古陶瓷研究中心编,紫禁城出版社,2005年,第23页,图2

  说明:粉彩大吉壁饰呈板式葫芦瓶状造型,口沿上堆塑蝙蝠一只并施以金彩,腰部饰有绿彩变体花叶形绶带,瓶身亦以金彩绘锦地,上下各有一圆形开光,开光内描金书「大」、「吉」二字,开光外各有五蝠环绕,下承酱色彩釉如意式底座。壁饰嵌于木框之中,相得益彰,做工精良,施彩华美,富丽堂皇,有着福禄绵长、子孙万代、大吉大利之美好寓意,为重要的宫廷陈设品。

  清宫瓷器文件内有明确记载,称之为「洋磁大吉葫芦挂屏」。《乾隆三十七年各作成活计清档》载:「着传伊龄阿照先烧造过磁大吉葫芦每年烧造几对随贡呈进,钦此。于本月十九日……将画得磁大吉葫芦纸样一张持进……呈览,奉旨准交江西照样烧造十对,得时在养心殿换安,钦此。」

  参阅 香港苏富比,《利国伟爵士藏重要中国艺术珍品》,2018年10月3日,拍品编号146

  《故宫博物院文物珍品大系——杂釉彩素三彩》,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2009年,页207,图165。

  说明:本品尺幅恢宏可观,胎釉精良雅洁。插屏为长方屏,镶嵌于红木框之内。白釉细腻温润,瓷板绘山水园景,奇山突兀。图中远山叠翠,巨石巉岩,长河涓涓,或石拱小桥,或修竹幽庭,或渔舟客帆,尽显山涧旁居的自在闲适。两件瓷板挂屏,山水两两相对应,令人如游如居,目不暇接。整体色调艶丽而柔和,装饰构图与设色渲染都与别具匠心,山木远近错落有致,石壁凹凸分明。胎体厚重,釉面肥润,白中闪青,配合笔墨滋润,诸彩交融,浑然天成,气韵生动的画面中,殊为难得,属乾隆时期瓷板人物画之佳作。自康雍盛世以来,社会物质文化之高度精致化、艺术化,山水楼阁题材的出现是瓷器绘画艺术与中国传统绘画技法又一次成功深入结合的结果,是文人意蕴于瓷艺上日益增强的标志。在此以前,由于绘画材质、颜料所限,瓷画技法只是有限地借鉴和融入中国传统绘画的部分,界画的引入得益于唐英的努力尝试和倡导,他力求文人之雅与瓷艺完美结合,相互辉映。本品绘画题材与技法使用皆透出浓厚的文人意蕴,折射出唐英榷陶以后景德镇瓷坛艺术性的加深,整体笔法细腻,用色鲜艳但不失雅丽,所绘人物神情潇洒自如,形象清秀饱满。

  清代瓷板,一般采用瓷泥滚压、切割的成形工艺,再平放入匣钵烧炼,因此,瓷板越大,成品率越低,烧成后极易变形或坼裂,再或釉面伴有气泡、落渣、黑点之缺陷;如本拍品般品相完好的大型瓷板,可谓得之不易。

  说明:圈口、收颈、丰肩,肩以下渐收、矮圈足,整器造型规整,线条优雅端庄。通体施釉洁白滋润,青花发色沈稳,色调沈静。全器自口沿而下共分三重纹饰:颈部绘蕉叶纹;肩部开光画花草纹;腹部绘主题纹饰八仙人物图,又分两层:上层主体八仙人物,手持宝物,姿态各异,表情生动诙谐,显得平易近人。下层绘海马纹。八仙为古代神话传说中的人物,有“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之说。八仙故事由于横跨宗教、文学、民俗等诸多领域,流播甚广,异变甚多,八仙故事属于道教文化,其形成与元代全真教的兴盛及明代嘉靖时期崇信道教的文化背景有密切关系。八仙传说故事反应了对于“八”的数字崇拜和法宝崇拜意识。八仙在民间传说及小说、戏曲等文学作品中被人格化和个性化,成为各自具有独特面貌的典型形象。八仙图案作为中国陶瓷装饰的典型纹样,早在元代龙泉窑瓷中就已应用。而明代嘉靖、万历皇帝崇奉道教,故使得八仙图案更为广泛的应用,此件即为一例。

  说明:敞口,弧腹,圈足平削,口沿下部“大明宣德年制”六字楷书款。形制规整,釉面肥厚,透明度高。典型苏麻离青料绘制,呈色靛蓝,绚丽浓艳,清晰而通透,线条的纹理中或青料凝聚处有乌黑而浓重的结晶斑,结晶斑呈浓黑的松烟墨色,浓重处或浓聚处下凹且深入胎骨,迎光侧视或以手抚摸可感觉有凹凸不平状。口沿处两道弦纹环饰一周,碗身纹饰由青花灵芝卷草纹缠绕整器,连绵不断,寓有生生不息之意。底部饰有一圈莲瓣纹,圈足外壁变形水波纹装点一周,圈足胫部双弦围。

  灵芝形似如意,纹饰富贵,寓意吉祥。古代文化中的“灵芝”有别于现代生物学概念上的灵芝,并不在于展现它的自然属性,而是侧重于表达它的社会属性,已升华为人与自然交流的一种象征,所以追求的是神似而非形似。灵芝的颜色鲜艳,形状优美,传说中是瑶姬的化身,瑶姬是炎帝最小的女儿,聪慧漂亮,但还没有出嫁的时候就夭折了,在她夭折的地方长出一株灵芝,所以灵芝也是美的象征,寓意祥瑞。

  宣德时期是中国青花瓷生产的繁荣时期,青花瓷以古朴典雅的造型,晶莹艳丽的蓝色,多姿多彩的纹饰而著称于世,其烧造技术达到了中国青花瓷的巅峰。明王世性《广志绎》载:“本朝以宣(宣德)成(成化)二窑为佳,宣窑以青花胜,成窑以五彩。”《景德镇陶录》评价宣窑瓷器有“诸料悉精,青花最贵”之说,其艺术成就被称为“开一代未有之奇”。许之衡《饮流斋说瓷》记有“宣窑之美为有明一代冠,不但宣红,宣黄彪炳叶已也,即青花、五彩各器并发明极多,咸为后代所祖…。”

  参阅 《故宫博物院藏文物珍品大系—青花釉里红(上)》“明宣德 青花缠枝灵芝纹碗”(图148)P156。

  《明代宣德官窑青花特展图录》 “宣德款 青花灵芝纹大碗”(图45)P144。

  2012年5月16日 纽约苏富比 “明宣德 青花缠枝灵芝纹大盌”Lot0094。

  2007年11月27日 香港佳士得 “明宣德 青花缠枝灵芝纹大盌”Lot1736。

  说明:此碗形制规矩,敞口,斜腹壁,下承圈足。通体罩施白釉,胎质细润莹白,釉质白皙柔和,胎体薄透坚致,釉面匀净,单一釉色更添其淡雅之气。碗内壁以模印凤纹装饰,线条流畅清晰。碗心模印一条龙纹装饰,釉汁肥腴滋润。此碗造型规整,釉色翠润,纹饰布局严谨,刻工深邃灵动,其胎釉工艺特征均为明初官器之典型。类似龙纹碗还见于台北故宫博物院清宫旧藏的龙纹碗,不同之处是台北故宫所藏的明初官窑龙纹碗外壁光素,内壁刻双龙,内底还饰有十字宝杵纹。与本品龙纹碗装饰风格高度相似的还有龙纹匜式盂、龙纹高杯。龙纹匜式盂见于台北故宫博物院清宫旧藏,龙纹高杯除枫洞岩窑址所出外,日本大阪市立东洋陶瓷美术馆也有珍藏。此两种均内外刻花,外壁刻饰行龙。甜白釉莹润明净,可照见人影,比枢府窑卵白釉有更加明显的乳浊感,素有“白如凝脂,素犹积雪”之誉,所指填白瓷是在烧好的瓷器上描摹沥粉,堆垛图形,然后再填釉,入窑二次或三次入窑烧制所成之瓷予人以温柔甜净之感,工艺复杂尤为难得,故称甜白,以明代永乐窑最为著名。永乐甜白釉瓷器冠绝于世,为其后明清各朝御窑瓷器之典范。永乐白瓷制品中许多都薄到半脱胎的程度。在有暗花刻纹的薄胎器面上,施以温润如玉的白釉。《明太宗实录》永乐四年十月丁未条记:“回回结牙思进玉碗,上不受,命礼部赐砂遣还。谓尚书郑赐曰:‘朕朝夕所用中国瓷器,洁素莹然,甚适于心,不必此也。况此物今府库亦有之,但朕自不用。’”由此可见,永乐皇帝对白瓷情有独钟,一代帝王的品味对于瓷器的影响极大,故而永乐甜白有“一代绝品”之称。

  说明:祭红釉源于元代,由釉里红脱胎而出,至明代永乐年间成熟,是颜色中的珍贵品种,因往往用作祭器而得名,也叫 “鲜红”、“霁红”、“积红”、“际红”、“醉红”、“宝石红”。“祭红”制作之难远甚于其它颜色釉,文献记载祭红“以西宝石为末入釉”,故又称为宝石红。甚至传说其是不惜工本,配方不仅有珍珠、玛瑙、玉石,还掺入黄金,造价极为高昂。明代嘉靖年间,祭红技术一度失传,祭器改为用矾红,清代才复烧成功。这件清乾隆祭红釉锥把瓶,瓶身修长饱满,线条流畅自然,底部有“大清乾隆年制”款,釉料汁水莹厚如堆脂,色彩鲜艳而有宝光,如雨后霞霁。瓶口及底露白胎,即所谓“灯草边”,倍觉精神灵动。此瓶器形一流,造型灵秀,线条流畅,胎质紧密,釉面光洁莹亮,釉色纯正,上无纹饰,含蓄内敛,古朴典雅,是清代官窑复烧的祭红精品。

  参阅 《故宫博物院藏古陶瓷资料选萃》卷二,紫禁城出版社,2005年,页261,图231。

  说明:雍正一朝,多成单色釉器,其中青釉烧制繁多。杰出督陶官唐英,于雍正十三年(1735)编修御窑制瓷目录,详载各式青釉品名。唐氏细研宋明瑰瓷,探究其选料与工艺,体悟其“形”与“饰”之和美融洽,并以其为范,妙思出新。雍正一朝虽仅十三年,然瓷艺精进,达到清代制瓷之顶峰。又因雍正皇帝学养深醇,追求器物的至善至美,对颜色釉瓷器情有独钟,故单色釉一项更是名品迭出,多为后世称颂与宝藏。本品正是雍正御瓷创设之逸品。

  唇口,短颈,扁腹,圈足外撇。于肩颈相交处添饰对称螭龙耳,从而使整个器物于沉稳中藴藏变化,庄严中富于生机。瓶通体满粉青釉,釉质坚致细腻,釉色肥腴莹润,流畅自由,整体造型俊秀,挺拔大方,古朴凝重,堪称雍正仿古器个中翘楚,保存良好,殊世罕见。

  此瓶拟摹明永乐雏形,成器悦目臻美,然清器并非全盘仿明,其媒材、形制及纹样亦同等出色。本瓶耳加饰精巧曲线,釉面层次藉由细致浮雕而展现入微,釉质半透,釉色青蓝,实难烧成。此器较之康熙作品,更显隽秀柔美。抱月瓶外形最早源自宋元时期流行于西夏的陶制马挂瓶,左右双系,用以挂于马鞍之侧,极具民族特色。明代以青花为装饰,结合抱月瓶自身之独特的风格,将色彩与器形完美的容于一体,使其发展成为了陈设用的艺术品,以永宣时期之抱月瓶最富盛名,其中蒜头口抱月瓶于康熙、雍正两朝多有仿制。

  参阅 《大英博物馆大维德爵士藏中国陶瓷精选》,伦敦,2009年,图版44。《故宫博物院藏清代御窑瓷器》,北京,2005年,卷1,册2,图版41。

  说明:粉青釉缠枝莲花卉纹瓶,饰有缠枝莲花纹等,通体施仿宋龙泉窑粉青釉,口部暗刻回字纹,颈部装饰变形的蕉叶纹,腹部主体纹饰为缠枝莲纹,肩部与近足处装饰暗刻莲瓣纹,布局规整。此瓶为乾隆时期的典型器物,新颖别致的造型、精致流畅的纹饰与温润似玉的青釉浑然一体,显示出乾隆朝高超的烧瓷技艺,体现出美观与实用的完美结合。自宋代产烧以来,青釉美瓷始终备受钟睐,历朝历代巧思层出,然于釉下雕刻纹饰则为新举。葫芦尊釉色清澈透净,宛若宋时龙泉青瓷,反映乾隆帝慕古之情。十八世纪景德镇御窑厂,造瓷技术之进步与丰沛原料供给下,终能发展出深浅不一的青瓷釉色,其中最得鉴赏家倾慕者,一为明亮海青色的豆青釉,另一即是此瓶之粉青釉,柔和泛蓝的淡青色。施釉于器身浮雕纹饰上,凹凸之间,釉药流淌,呈现厚薄浓淡变化,自然柔美。

  说明:仿官釉双兽耳尊。圆唇,束颈,溜肩,鼓腹,内圈足。器形饱满,敦实稳重,内外通施仿官釉,釉质肥润,釉色古朴典雅,均匀细腻。釉面莹润如玉,周身开片,开片疏朗自然,器身饰双兽耳,仿宋官釉效果,摹古水平较高,造型规整,器形古朴素雅,气势浑厚恢宏。清代仿官釉又称“仿铁骨大观釉”,据唐英《陶成记事碑》记载:“一仿铁骨大观釉,有月白、粉青、大绿等三种”。乾隆皇帝仰慕古风,重宋人之审美品味,其中对摹制官窑瓷器尤为重视,据清宫内务府之档案记载,其即位之初就曾大规模摹烧,并且烧造数量和器型之丰富列居诸类仿古色釉之首,可见宫廷上下对其之厚爱与尊崇。为了追求最佳的仿古效果,乾隆皇帝不惜下发内府典藏的宋官窑古物让御窑厂对照临摹。本品正是此番摹古热潮下的杰出代表,成功地以后仿之器诠释宋人崇尚一色纯净之美学理念。其品格超群,一如宋官古物,用之陈设,古趣悠然,至为惬意。纵观明清两代,若论颜色釉之水平与品类之丰富,当推雍干之交的御窑厂为最,尤其唐英榷陶以来至乾隆初年的二十年里,仿古与创新俱精,斑斓多彩,成就显赫,技艺均达到出神入化、随心所欲的境界,传世至今,许多成为空前绝后之佳作,肇启清代御瓷艺术之巅峰,令后世不可企及。

  说明:兽身为香熏主体,兽腹为炉膛,兽腿饰炉足,四爪健硕,扑地有力,兽尾侧摆,双目炯炯有神,首部成回首仰望状,张嘴露齿,全身施乌金釉,华光异彩,此件香薰威仪与憨态奇妙的共存,教人好不心生喜爱。熏香的历史在我国由来已久,汉代著名的博山炉就是人们为熏香而设计的。香熏最初采用青铜为材料,起初只是为了熏香衣物、消除疲劳以及驱散蚊虫等。汉代以后,香熏的材质逐渐丰富起来,其用途也从一种实用器物,开始转变成为陈设或者把玩的观赏品。清代香熏的制作和使用进入繁荣时期,故宫内的大殿、书房、内寝陈设着高达三四尺的巨大熏炉,书房案头放置瓷制香薰,也有铸铜、鎏金、錾刻精美的极品,彰显着皇家豪华高贵的气派。

  说明:有清一代景德镇生产的瓷器无论在数量还是质量上都达到了较高的水平,一种别具特色的仿生瓷器在督陶官唐英的奇思妙想下应运而生。仿生瓷是仿照现实生活中的生物、器物等不同物体而烧制的瓷器,它以仿拟物体的外表特征,或是其材质的肌理为准,以惟妙惟肖,以假乱真为最高目标。正如清朱琰《陶说》所云:“戗金、镂银、琢石、髹漆、螺甸、竹木、匏蠡诸作,无不以陶为之,仿效而肖。”

  此件作品作瑞兽一只,细观之,色泽古朴,包浆陈润,壮硕的身躯,回首的身姿,五官的的刻画,均极为贴切,将瑞兽憨态可鞠之形表现的淋漓尽致;尤其毛发处理颇为巧妙,通体施釉里红,满剔细密花纹,似夜空繁星,若隐若现,远观之宛若古铜之色泽,正如瑞兽之毛发,颇具匠心,置之案头,肃静古雅,慕古幽思尽显。

  说明:盘撇口,浅弧璧,圈足,篆书“大清乾隆年制”款。通体以青花加彩为饰。里外口沿下均绘双线,盘心青花双圈,主题纹饰为松竹梅,岁寒三友图,画中以青花绘就苍松虬枝盘曲,傲骨铮铮,中间翠竹横欹而出,碧叶经冬不凋,清秀而又潇洒。右侧冬梅破蕊怒放,历寒雪而暗香愈浓。松、竹、梅于万木凋零之际不畏严寒,各守其节,比兴君子坚贞之德,故世人以“岁寒三友”借喻高尚质量,以此三友最彰文人气节,自古为人所爱,是明代以来中国瓷器装饰的典范。盘外同样绘有松竹梅纹饰,青花发色淡雅,粉彩鲜艳,绘画笔意流畅,构图精细,疏密有致,笔法娴熟,展现出独特魅力。此对盘画面布局主题鲜明,留白处与纹饰浓淡变化相配合,绘画笔法洒脱写意,颇为精彩,尤其渲染叶片时的粗笔溻染,具有鲜明的时代气息,成对保存,殊为难得。

  说明:碗撇口,弧腹,下腹内敛,碗心下凹,圈足,造型小巧规整,端庄雅秀,胎体轻薄,釉面润泽如玉,釉色甜美洁白。外壁以青花、湖绿、矾红、鹅黄等绘五彩忍冬纹装饰,青花发色鲜亮,五彩呈色妍丽,二者交相辉映,相得益彰,更觉娇艳可爱。圈足内青花书“大清乾隆年制”六字篆书款。

  忍冬纹是一种常见纹样,随佛教传入中国,最早出现于魏晋南北朝时期,后逐渐中国化,并被瓷器沿用为纹饰。忍冬为一种蔓生植物,俗呼“金银花”、“金银藤”,通称卷草,其花长瓣垂须,黄白相半,因名金银花。凌冬不凋,故有忍冬之称。《本草纲目》云:忍冬“久服轻身,长年益寿”。忍冬图案多作为佛教装饰,可能取其“益寿”的吉祥涵意。因它越冬而不死,所以被大量运用在佛教中,比作人的灵魂不灭、轮回永生。后绘于官窑瓷器之上,被赋予多福多寿、长寿万年之吉祥寓意。

  说明:此器圆腹葵口,口沿外撇,碗形周正。所施白釉细腻温润,外壁绘缠枝花卉图案,通体彩绘荷花、梅花、菊花、牡丹四季花卉,底落“大清嘉庆年制”六字二行楷书款。此碗画工典雅,色彩艳丽,充分体现了皇家御用瓷器的富丽华贵。胎土陶洗精炼,坚致缜密。釉面光润细腻,洁白莹亮。制作考究,线条优美流畅,典雅端重。所绘制花卉图案,枝繁叶茂,花卉妍丽婀娜,多姿夺目,采用国画技法,清新脱俗,雅致宜人。碗心以粉彩绘一如意纹,象征吉祥如意。发色纯正,菁丽明快,绘画精细自然,写实流畅,深具风骨。此件作品制作上乘,端庄秀雅,宫廷气息浓厚。

  说明:许进勇,字友羲,号云麟,生于光绪十三年(1887年),卒于民国二十九年(1940年),为清末民国时期德化杰出的雕塑大师。其祖父许良西,父亲许起容,均为德化佛像雕塑名家。许云麟毕生从事瓷雕艺术,并经营“裕源”商号。其得意之作的背面盖有“许裕源制”和“许云麟制”四字方形阴文篆体印记。当年曾为香港“玉成轩”,“源源”等古玩商特制成不少仿明清瓷塑制品,所用印章多为角质,有“德化”文葫芦章,“许云麟”文葫芦章,“许云麟制”方章,“许裕源”方章等,均为篆书。此释迦摩尼立像造型精致,端庄慈祥。遵含着高深莫测,耐人寻味的神秘感情;神韵洒脱,颜容端丽,神采奕奕,超凡脱俗,仪态宛然,令人一见生敬,叹为观止。胎质坚细节白,施象牙釉,明澈晶亮,莹润如玉,塑像背后刻有“德化”阴文葫芦形印款和“许云麟制”方章。整体刀法深刻锐利,衣纹流转自如,发挥了我国传统的“传神写意”的手。